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有意向包养一个总裁吗(一)

总裁灵和模特洋
ooc归我
傻白甜预警
渣文笔预警

灵超望了望会议桌前说的都快要口吐白沫的小职员,撇了撇旁边的电脑上显示着还剩于200多张ppt,思索了一下能从这间会议室逃出去的可能性。若是脸皮厚的人,倒是可以试试,最好能编出点冠冕堂皇的理由,这样就能大摇大摆的走出会议室。但是灵超脸皮薄,还编不出什么理由,所以能逃出的可能性根本为零。灵超越想越愁,两条眉毛皱的像倒立的富士山。会议桌前的小职员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看见灵超皱着眉头,便问道:“灵总裁,我提的档案里是否有什么地方不好吗?您尽管提,我一定改!”
众人:马屁精,孤立你!
灵超:神马!你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啊!
灵超咳了一下,神色温和地说道:“没事,每个提案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你的提案确实有些小问题,但是不影响你继续讲下去,你继续讲吧,会后来我办公室一趟,我帮你改改就行。(若你不想被辞退就别来)”
小职员崇拜的点了点头,用比刚才还激动十倍的声音讲了下去。灵超看了看小职员脖子上挂的职员证,在心里默默的给琅清这个小职员记上了一笔。
会后,灵超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对远在三亚度假的父母吐槽了百八十遍后,才慢悠悠的站起来,往办公室里走去。
灵超的办公室装修偏中式,红木书柜,书桌,导致浅色的真皮沙发在办公室里显得格格不入。记得灵超第一次进入办公室,对红木沙发狠狠的鄙夷了一下。“不是吧,就算我正值芳华,在红木沙发上坐久了,我的屁股是不要了吗?”灵超想了想,当机立断的订购了真皮沙发,并想着把这红木沙发卖了来换点钱买糖吃。
灵超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叹了口气,幽怨的说道:“天杀的,为什么我的父母就可以世界环游,而他们的宝贝儿子我就要在办公室里荒废时间?还美其名曰让我历练,我大学读的是摄影啊,又不是公司管理!他们就不怕我把这个公司弄破产吗!啊,不对,这是我家公司,弄破产了我怎么办。算了算了,不气不气,不就是个服装公司吗,我还就不信我搞不定了!”
灵超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正准备往嘴里塞的时候,敲门声响了,吓得灵超一失手,棒棒糖直线落地,碎成了渣渣,连带着灵超的心也碎了。灵超表示,不管是谁进来,我都要让他为我的棒棒糖偿命!
“进来吧。”灵超咬牙切齿的说道。进来的是刚才那个叫琅清的人,他拿着刚刚的那份提案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对着灵超说道:“灵总裁,您看看,我这提案还有哪些不足?”灵超点了点头,对琅清说道:“放那儿吧,我待会儿看。”琅清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灵总裁。”说完,便往门口走去。灵超叹了口气,对刚才的棒棒糖哀悼了几秒,便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棒棒糖。
“啊,对了,灵总裁,您桌上有份提案、挺急的,同事让我提醒您签一下名。”灵超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导致手一抖,使棒棒糖狠狠的嗑到了抽屉,又碎了。灵超不气,灵超只是有点惋惜,不行,灵超说服不了自己,灵超很气,气到想把这个人开除,但一想到父亲回来发现自己无缘无故开除了一个人,那就不是没收几包糖那么简单了,灵超表示他很忧伤。
灵超暗暗的给琅清记上了狠狠的两笔,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提案,“服装代言人”几个大字映入眼帘。灵超挑了挑眉,一边签下自己的大字,一边想着代言人应该挺帅的吧,作为颜狗应该可以利用职权多看几眼吧。
服装代言人的活动马上被提上了日程,拍摄工作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天,灵超觉得作为总裁的他应该去视察一下(更多是为了看一下代言人),便驱车赶往摄影现场。赶到时正值休息时间,灵超对站在旁边的员工打了声招呼,并询问了一下代言人的位置。员工指了指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木子洋,对灵超说:“灵总裁,就是那个人。”灵超望了望代言人,心中闪过四个字:卧槽好帅



看到即是缘
等我写完再加tag吧
哦吼,我琴汉三又回来祸害人间了。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