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退圈说明

如题,其实几天前就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退巨胖圈,直到今天想写巨胖文却发现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是时候退圈了。
首先,很感谢巨胖cp,因为他们我才下了老福特,我才认识了这么多可爱又亲切的老师们,因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在此也不一一举了。各位老师的文笔也是非常非常好的(原谅我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

其次,要祝小王子和巨星未来一片光明,等到大红大紫之时,我也能和周围的朋友炫耀一波:你看到没有,那个明星,我可是他初代粉!

然后,是我以前写巨胖的一些小片段,大多都是开头,删了太遗憾了,拿出来,给自己留个纪念。(当然还是希望有人能用我的人设的说,毕竟自己没写完感觉有点遗憾,虽然我知道人设不是很好…)

1. 小火歌手钟✖️金牌经纪人毛

机场:
“那个,我能坐你旁边吗?”一个未脱稚气的男孩怯生生的问道。
“当然可以。”另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略显呆板的男人答道。

钟易轩是一位歌手,民谣,流行都有涉及,不算大红大紫,却又有所成就,粉丝不多,5,600万的样子。
至于出现在机场的原因,是因为他要飞去北京,看他迷了七年的偶像—赵雷的演唱会。
他本想着先早点去北京。不仅机场不会太堵,也还能在北京玩几天,开开吃播,赚点小钱。然而,他失算了。机场突然间人就爆满,等候座位全部被人抢走,只留下他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几经波折,钟易轩终于明白了,是有一位大明星要来他们湘潭了,还好巧不巧,正是今天的航班。

2. 网上零食店长钟✖️顾客巨星毛

钟易轩在网上开了一家零食店,名字叫做:单身只能吃,作为差不多吃遍全中国的他自然对零食深有研究,所以对开店这事,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他的店里供应的都是钟易轩精挑细选,他最喜欢吃的东西。至于为什么,问他去。
营业了一个多月,好评如潮。不仅因为店里的零食好吃又实惠,最重要的原因是店长服务态度特别好,而且他懒得打字,发消息都用语音,而声音特别特别苏,声控表示:不用说零食了,你卖汽车我也买!
钟易轩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辛勤的工作着,腰间的钱袋也越来越鼓,店的名气也是越来越盛,买的人多了,钟易轩也想过聘几个客服,但毕竟都是钱,钟易轩心疼,也就不了了之。最后,弄了个电子的,解决寻常问题,当有什么疑惑啊什么的就会转到钟易轩这儿。
然而,电子的根本没发挥什么用,一大群的声控遭朋友介绍,来这家店买零食就是为了听店长的声音,所以,不听到店长的声音誓不罢休!钟易轩心里在滴血:我原先就应该勤勤恳恳的打字的,呜呜呜呜,我嗓子疼。
第二天,钟易轩就加了一条声明:只有买够50块零食,才能听店长声音。
无奸不商,钟易轩内心笑嘻嘻,有钱赚出卖点声音没什么。

毛不易是一名民谣歌手,被外界称为:少年诗人(断的很尴尬…)

3.学生钟✖️老师毛

毛不易是钟易轩的物理老师,在上钟易轩班的第一堂课的时候,就被那个黑黑的,带着圆框眼镜,笑起来眼睛里会泄露出一点星光的钟易轩吸引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毛不易想着。

钟易轩的物理成绩很优秀,但是毛不易对他的犟脾气而无可奈何。
“破镜能否重圆?”答案肯定是不可以的,可是钟易轩就不信邪,在每次考到这道题时总是坚定的写下“能”,毛不易百般劝说,好话坏话都说尽了,但钟易轩总是敷衍的点点头,然后又一次的错了这道题。毛不易问他,说他怎么就这么犟呢?钟易轩说:“破镜不能重圆是理性驱使的结果,但我更想遵从感性。”

4.敢爱敢恨明星钟✖️思虑众多明星毛

“毛不易,所以你跟我之间,连暧昧都称不上,我,一直都是你的棋子?”钟易轩站到桌子旁边,双手紧握,指节发白,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手掌里,痛感强烈的传进大脑,钟易轩却毫无察觉。
毛不易从成堆的歌谱抬起头来,直视着钟易轩,一字一句,不带一丝情感,也没有一点拖沓的说道:“钟易轩,有些事情不要看的太透彻,受伤的人只会是你,尤其是感情。”
钟易轩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眼眶发红,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但他的傲气不允许他流泪,不值得为那个人流泪了,不值得为一个负心汉流泪。于是,他生生的把泪憋了回去,看着毛不易的眼睛,字正腔圆的说道:“好,我明白了,打扰了,今后不见。”尽管钟易轩知道他的声音是多么的颤抖,但他做到了,做到了没让自己有被抛弃的落魄,没有彻底输了这场博弈,是他看清了,他自愿退出。没了毛不易,他还是那个钟易轩,他不允许自己输得一败涂地。

5.毕业学生钟(暗恋毛)✖️老师毛

“炮哥,红了是不是都忘了我们这些同学了啊,我不管啊,今天的同学会你必须得来,不然就不是朋友了啊。”钟易轩无奈的揉了揉耳朵,听着大学死党的威胁,看了看日程表,“行行行,会来的,是xxktv八号包厢?行行行,晚上8点见。”

晚上8点,钟易轩一走进ktv包厢就后悔了,空气中弥漫着酒精的味道,麦克风早被几个麦霸霸占,点的歌一首比一首悲凉,一首比一首伤情,哭诉大会?钟易轩心想。他穿过人潮走到死党旁边,坐了下来,拍了拍死党的肩:“这什么鬼?他们以前点的歌没这么伤啊。”死党瞥了瞥就差抱在一起的麦霸们,拉了拉嘴角:“他们?有的单身,有的失恋了,刚好今天有人请客,就来发泄了咯。”
“哦?谁请客?不会是我吧?”钟易轩抬了抬眉,钟易轩经常关注到了错的关键点。
“不是,就我们大学英语老师,毛不易,你还有印象吧?”死党问道。
钟易轩想了想,毛不易啊,那个身材挺高却驼背,带着黑框眼镜,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男人。
“有点印象,怎么了?今天他要来?”钟易轩疑惑地问道。
“嗯,本来是你请客的,但有几个胆大包天的把毛不易邀过来了,但好像毛不易前几天刚脱单,于是说就让毛不易请客了啊。”死党理所当然地说道。
“他…脱单了啊。”钟易轩笑了笑,掩下了所有情绪。
“对啊,你不是大学的时候跟他玩的挺好的吗,你不知道吗?”死党疑惑地问道。
“大学后,就各忙各的了,很少联系了。”钟易轩解释道。
“也正常,诶,说曹操曹操就到,他来了。”死党用手指了指门口。
钟易轩朝门口看去,毛不易身穿黑色西装,领口的扣子敞开着,露出若隐若现的锁骨,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拿着公务包,很明显才刚刚结束工作。旁边一个乖巧可爱的女人正挽着他,凑在他的耳边说着话。
钟易轩看见毛不易走了进来,坐在了离他不远的地方,(断的同样尴尬)

最后呢,谢谢我的“假”粉丝们,谢谢你们一直喜欢着我的作品,我是积了多大的德才能换来你们的喜爱啊。是因为巨胖才关注我的小可爱们可以取关了。

若是有缘的话,江湖再见!这里是咸鱼琴妹妹。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