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尤长胖和陈大只

短篇
很喜欢这两个可爱的男孩子啊
写一篇让自己满足一下

“尤长胖”的这个称号是陈立农起的。

据其他练习生爆料,那是练习《我怀念的》的一个半夜。《我怀念的》虽然是慢歌,舞蹈动作也不多,但是也需要情感的投入,所以练了几遍后,尤长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同组的人就觉得他可能累了或者是还没从歌里走出来。那时,陈立农就默默的坐在了尤长靖的旁边,轻声细语地问他是不是累了,尤长靖眨巴了一下眼睛,对陈立农委屈的喊道:“我好饿啊,我想吃烧烤,农农~我们点外卖吧!”说完,他的眼睛里迸发出渴望的光芒。陈立农愣了愣,随即立即起身,嘴里念念有词道:“尤长靖哪是什么马来西亚小甜心,明明就是尤长胖嘛。”可能是练习室里静悄悄的,所以陈立农的话语就被同组的练习生听到了,然后瞬间爆发出热烈的笑声。尤长靖一下子就火了,爬起来就跟陈立农互怼,后来陈立农实在被吵的受不了了,就只好用一顿烧烤外卖来打发尤长靖。尤长靖的心里顿时炸成了烟花,但为了凸显他的高尚品格,比如不被小人贿赂之类的,尤长靖还是装出一副鄙夷的姿态,振振有词道:“我不是为了烧烤而不跟你怼,我是为了接下来我们的练习能够高效顺利。”陈立农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顿时哭笑不得,连忙在旁边应和到。

然后,尤长靖坑到了一顿梦寐以求的烧烤,也背负了一个不愿承认的外号“尤长胖”

陈立农很喜欢叫尤长靖为尤长胖,有多喜欢呢?就像其他练习生叫朱星杰为胡巴的那种喜欢,听别人叫朱星杰为胡巴的次数多了,陈立农每次看见朱星杰就不禁联想起胡巴的头并把它安装在朱星杰头上。一想到平时还算挺凶的朱星杰被软萌的胡巴附身后,陈立农就会自顾自的笑起来,结果就收到了朱星杰的一个白眼加上一句“神经病啊!”啊哦,好像扯远了,强行把话题拉回。陈立农不仅在只有两个人的私底下叫尤长胖,连排练现场,导师上课时,甚至后台候场时也很喜欢叫尤长胖。然后就经常会收到尤长靖无声息的瞪眼,至于为什么是无声息的呢?那是因为尤长靖的嘴里塞满了零食。但当尤长靖嘴里没吃的的时候,总会和陈立农怼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那么大一只在那儿不断的动来动来,不知道很挡人视线的吗?你心里没有点balance吗?”
“诶呦,我长这么高怪我咯,不知道是哪个人昨天又偷吃了权哲的肯德基!”
“那肯德基不是权哲的!”
“那是谁的?”
“是…我又没吃肯德基啊!!”
“你看吧,不打自招。”
“好,就算我吃了,我也是经过权哲允许的,谁像你啊,每次木子洋给你他从灵超那偷来的糖的时候,你是多么心安理得的接受的!”
然后木子洋就会插进来“小点声说,你们俩互怼别把我带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小弟嗜糖如命。”
“那你还偷他糖?!”尤长靖和陈立农一同出声。
“这不是…”木子洋正准备解释,就听见灵超大老远的喊道:“木子洋!你是不是又偷我糖了!”说完,灵超就似瞬间移动一样,拿着他的四十米大刀就开始追木子洋。
尤长靖望了望那对欢喜冤家,说道“那…木子洋…他…”陈立农见他欲说不说,问他要说什么。尤长靖犹犹豫豫的说道:“木子洋他…或许喜欢sm?”陈立农皱了皱眉,问尤长靖何为sm,尤长靖换了一种文雅一点的说法,解释道:“就是…木子洋他可能有轻微受虐症。”陈立农明显不相信,反驳道:“他不应该是有轻微施虐症吗?”
木子洋:????老子好得很!那是单纯的打是亲骂是爱啊啊啊!!!
当然,这两个稚嫩的男孩是不会懂的。

可能怼着怼着就就怼出了感情,陈立农开始和尤长靖形影不离。有时陈立农也会喊尤长靖一声小宝贝以便于让尤长靖对尤长胖这件事情消消气;有时尤长靖也会向陈立农撒个娇来求些吃的,尽管效果不是那么显著。陈立农仿佛铁了心的要督促尤长靖减肥,不仅半哄骗半威胁的将尤长靖的所有零食都收了起来,还每天监督尤长靖锻炼。几个星期来,尤长靖倒也瘦了一圈,但对自己的零食还是念念不忘。

陈立农毕竟还是少年心性,总会有些青春期的对感情的萌动。但打死他他也不会知道,他竟然会对一个男的产生好感。就好比尤长靖对陈立农撒娇的时候,嘴唇微微的嘟起,陈立农就想揉揉他的脸并轻轻亲一下他的嘴;尤长靖闭眼安安静静的休息时,陈立农就想吻吻他的睫毛等。当陈立农意识到这一点时,总想着忽略掉。但每天和尤长靖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终归是忽略不掉。少年终究耐不住性子,又有着一股勇气,便把尤长靖但独约在练习室,点了他最爱吃的海底捞。在尤长靖吃的最开心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尤长胖。”“嗯?”尤长靖对这个外号已经见怪不怪了,随便应了一声就又投入到吃火锅的重大项目中。
“我把所有我收缴的零食都还给你好不好?”
“你有这么好心?”尤长靖怀疑的望着陈立农。
“就…我把我自己当成赠品一同送给你好不好?”说完,陈立农便害羞的低下了头。
他听见了尤长靖筷子掉落的声音,听见尤长靖痛喊食物掉落的声音,听见尤长靖不稳的轻微的呼吸声,听见尤长靖极其小声的说道:“好。”


番外:

在确认关系后的某一天,陈立农和尤长靖带着一箱糖走到了坤音娱乐的宿舍,在门口遇见了灵超,陈立农就把糖塞到了灵超的怀里,诚恳的说道:“对不起灵超,我对偷吃你这么多糖表示歉意,这点小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灵超瞥了一眼箱子里的糖,这小心肝就开始乱颤,啊大白兔奶糖,啊这个糖贼贵的,啊啊啊!灵超拍了拍陈立农的肩说了句没什么,就带着他的糖溜进了宿舍。在门口,陈立农和尤长靖就听到木子洋的声音。
“这糖哪来的?”
“别人给的。”
“小弟你膨胀了,我说过什么了?所有年轻男性,不是,所有年轻人和中年人给你送东西你都不要接受,你是不是忘了?”
“这是陈立农送的。”
“哦那没事,他已经有尤长胖了。”
“哥,他们就在门口。”
“……”

陈立农见时机成熟,是时候该撤了,对门里面喊了一声:“我们俩就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伴随着灵超欢快的“一路走好!”和木子洋心虚的“哦”,陈立农和尤长靖走回了尤长靖的宿舍。
“话说,我们真的有这么明显吗?木子洋都看出来了?”
“毕竟是过来人。”
“什么意思?”
“天机不可泄露。”
“哟,尤长胖你还学会高深了?”
“我去你了个陈大只。”

然后我又要被收手机了,朋友们假期见。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