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我到外地去看你

就算150粉福利吧(太短了就是)
越到后来写的越来越崩了
请勿嫌弃
好大一盆狗血
bgm:我到外地去看你

自从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后,我一共到外地去看了你五次。

第一次,是你上大学的第一天,你早早的就说着要找个人帮忙收拾自己的租的公寓,在qq和微信上缠了我很久很久,我被吵的没了脾气,也只好订了张火车票去帮你整理。那次我为了图便宜,买的是站位,几个小时的路程,我站到双腿发抖,好不容易在人生地不熟的外地拦到了出租车,马不停蹄的赶去了你的公寓,你的房门是开着的,我探头往里面望了一望,发现你的公寓里有着不下三个的陌生人,看样子是你的同学,你们嬉戏打闹着,开着幼稚的玩笑。

原来,你的所有需求并不是非我不可。

我站在门口,收拾了自己的心情,给你发了个qq:我到你的城市了,我现在去你家整理吗?可能是你和同学玩的太尽兴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的手机屏幕亮了一瞬又不甘的黑暗了,我盯着手机屏幕很久,后叹了口气,订了一张最近的火车票,赶着回了家。因为我没有跟你说,这几天我家也忙着搬家。

第二次,是因为你生病进了医院,我第一时间赶了过去。打开你的病房门发现你正大大咧咧的坐在床上玩着游戏,你听到了房门开的声音,却没有闲暇抬头看一眼,我坐在了你的床边,床头柜上是满满的鲜花和水果,我问你:“你好些了吗?”你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答道:“你来了啊,没什么事,皮糙肉厚的死不了。”我指了指床头柜,追问道:“这些东西是谁送你的?”你刚好一局游戏结束,放下手机答道:“啊?这些啊,都是小爷我的追求者给我的。怎么,羡慕啊?”我摇了摇头,问道:“你不知道拒绝吗?你不知道自己是有家室的人吗?”你又拿起了手机,摆了摆手“多大点事,有家室怎么了,她们又不知道,再说了,白拿的干嘛不拿。”
我陪你到了当天夜晚,准确的说,你一直在玩手机,而我一直给你端茶递水的到了夜晚。我刷了刷车票,对昏昏欲睡的你说道:“我该走了,早点睡。”你没有惊醒,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我轻轻的关上了门,走出了医院。

第三次,是你逃课被老师发现,说要打电话请家长,你迫不得已打了我的手机,我叹了口气,一言不发的又去收拾你的烂摊子。这是第几次了?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只要是要请家长的,你都会打电话给我,无论何时何地。我原先内心自然是开心的,认为你把我看成可以依靠的人。后来才发现,你只是看重我的逆来顺受,你看重的是我能受得住老师的唠叨还不还嘴。但我还是不敢说一个“不”字,因为我知道你的小脾气是多么的严重。
我看着你和朋友们说说笑笑的出了办公室,只留下我听老师苦口婆心的教导。我微微叹了口气,不止的点着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终于听完了老师的教导,本想找你告个别的,叮嘱一下要照顾好自己,却绕遍了整个校园也没找到你的人,我摇了摇头,又去哪儿鬼混了吧。我也只好放弃寻找,去了火车站。

第四次,是你莫名其妙闹了别扭,在qq上跟我大吵了一架,我感觉到你心情不好,也不好跟你真的吵起来,一个劲的哄着你,你却并不领情。和你相处这么多年了,也明白如果你今晚哄不好,以后就很难哄好了,我又只好定了个最近的车票,赶到你家,哄了你一个晚上。
我坐在车厢里,想着刚才你我的对话,你说有个很好很好的兄弟找了个女朋友,你心里不舒畅。我越想越奇怪,兄弟找了女朋友不应该为他高兴吗?但我也没细想,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可能是不敢细想。

第五次,也就是最后一次。是你在qq上跟我说了分手,你说异地恋太累了,你撑不下去了。我倔强的拒绝了,你却没有再回我。那晚我失眠了,当天边出现一道光亮的时候,我还是熬不住生理需求,带着两个通红的眼眶入睡了。睡了大约只有一两个小时,我就去乘坐了最早的一班火车,想找你问问清楚,到了你家后,按了很久的门铃都没有人,我就蹲在你家门口直到深夜,但你我却罕见的心有灵犀似的,你仿佛知道我一定会来找你,所以到了半夜,你还没有来,我也没有办法,早就订了的车票也不舍得退,退了还要手续费(瞎编的),我也只好带着一腔委屈回了家。

后来我也没有再找过你,我知道你不愿意让我再找你,所以我遵从你的意愿,毕竟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过了几年听说你和一个男的在国外结婚了,我托我们的共同好友给我发了一张你的结婚照。照片里两个男的笑的都很阳光,一看就很幸福的样子。那个挽着你的男子,我突然想起来,是在你新租的房间里压着你打闹的那个人,是你挽着胳膊徒留我在办公室的那个人,是你哭着说自己心里不痛快的那个人。

也好,你找到了自己的良人,我也爱过一场,没了遗憾。

能陪在你身边十年的人绝对是好友以上,恋人未满的。但就算这样,未满就是未满,终究抵不上你的良人只说了一句:“今后你的生活里都会有我。”

其实我可以说,你的一生里都有我。但我知道,你不会为这句话流泪。
所以,我不会自讨苦吃的。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