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穿金戴银,精准扶贫(1)

爬墙去洋灵
日常向
在参加节目前
ooc极其严重

夏天,38摄氏度左右,蝉在阳光的沐浴下歌唱着,阳光透过叶片的缝隙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辉,居民楼空调永无止境的响着,小卖部的冰箱柜里填满了饮料和棒冰。
“嘎嘎嘎嘎,嘎嘎嘎。”灵超又一次撕心裂肺的在吓鸡,果不其然的再一次被骂了,灵超一惊,只好灰溜溜的逃了。又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远处木子洋拿着一把剪刀出来了,开始寻找小黄车,早高峰的小黄车一票难求,何况在这北京小巷。木子洋在一户居民栅栏旁发现了一辆被捆住的小黄车,正准备拿着剪刀就剪下去的时候,一只小黄狗突然对他吠叫,眼神凶狠,这要是这家人的狗就不好了,木子洋想着,也只好放弃了这辆小黄车。
找车途中遇到了灵超,灵超正在小卖铺里寻找今天的食粮—糖。木子洋走进小卖部,将手搭在灵超肩上,说道:“小弟,糖吃多了会蛀牙的。”
灵超敷衍的点了点头,“知道了洋哥。”
木子洋见灵超一点也没听进去,也不恼,揉了揉灵超的头,“小弟,早饭吃了吗?吃了再吃糖。”
灵超艰难的把眼神从糖架里移出,看向木子洋,“没有,洋哥,我叫你耗费了大量时间,没时间吃早饭。”
木子洋尴尬地咳了几声,敲了一下灵超的头,说道:“得,洋哥请小弟吃煎饼,加鸡蛋里脊,糖少买点。”
灵超挥了挥手,说道:“知道了,谢谢洋哥的早餐。”
木子洋叹了叹气,对灵超的牙默哀了几秒后,走向煎饼铺子,“老板,两个煎饼加鸡蛋里脊。”木子洋正打算再次走进小卖部的时候,煎饼铺子前卜凡和岳岳又开始“煎饼请完,兄弟分家”的戏码,木子洋笑着摇了摇头,好整以暇地靠在小卖部的门框上看戏。
灵超拿着一大袋的糖从小卖部里出来了,看到木子洋正想出声,木子洋挑了挑眉,示意灵超往旁边看,灵超看着远处两个人的相声,对木子洋说:“你看他们俩像不像中年夫妇?”木子洋专注的看着远处的两个人,听到小弟出声却没有听清,不自觉地说道“啊?你说什么?”
灵超微微掂了掂脚,靠近木子洋的耳边说道:“你说他们俩像不像中年夫妇?”灵超呼出的气打在木子洋耳边,痒痒的。
木子洋轻笑,将肩搭在灵超肩上,手悄悄地探进购物袋里,说道:“挺像的,毕竟年龄在这。”
灵超点了点头,表示强烈赞同,然后他就看见了木子洋鬼鬼祟祟的手,瞪了瞪木子洋,一把抓住木子洋的手就往外面拉。
木子洋的手被顺利地拉出购物袋,木子洋本想点到即止,继续去找小黄车的,但看到小弟气呼呼的神情,不自觉地想逗逗他,于是手又伸进了购物袋,慵懒的说道:“小弟,你看我都请你吃早餐了,而且夏天了,糖化的很快的。”
灵超拍了拍木子洋的手,奶凶(忽略这个形容词吧)地喊道:“洋哥!不准抢我糖!”
木子洋撇了撇嘴,一把将灵超带进怀里,调笑道:“小弟,你还真是想着糖就忘了你洋哥对你的好了啊?”
灵超想了想,对木子洋说:“除了糖,你要啥我都给你。“
“小弟,你除了糖还有什么固定资产吗?”木子洋将整个身子靠在灵超身上,问道,靠了一会儿后,木子洋整了整衣服,对灵超说道“好了,不逗你了,我去拿煎饼。”
“老板,我的两个煎饼好了吗?”木子洋走到煎饼铺子,对煎饼铺子的老板说道。
“你的那两个啊,被刚才那两个男的拿走了。你们不是认识的吗,所以他们说帮你的带走了。”老板和颜悦色的说道。
“……谢谢老板……”木子洋看了看前面已经没了人影的两个人,牵强的笑道。
“小弟!走,那对中年夫妇胆子大了,连我们俩的煎饼都拿走了!抓他们去!”木子洋对还在小卖部里的灵超喊道。
“哦,好的,洋哥!”灵超急急忙忙的从小卖部里跑了出来。
两个人骑着小黄车绝尘而去,留下摄像大哥独自一人。真是为了煎饼,连镜头都不要了…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