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曾爱过,终放手

这篇不算虐的

过渡篇

9.
钟易轩曾无数次幻想过毛不易的年龄,听他的嗓音,应该是2,30岁的青年,但听他的歌,又觉得是3,40岁的中年,但他又特别会照顾人,为人处事特别圆润,就觉得像4,50的中老年人了…钟易轩特别爱胡思乱想,导致最后他认为毛不易竟是一位60岁的老头,但很明显,这根本就不可能。

10.
又是一次两个人的直播,弹幕里充斥着“巨胖cp”的弹幕,钟易轩撇了撇嘴,对连麦中的毛不易说道:“毛困难,你不觉得巨胖就只是在说你吗?”毛不易轻微的笑声从耳机中传来,揶揄道:“你都不知道我长什么样,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呢?”虽是玩笑话,但钟易轩呆住了。是啊,自以为已经是朋友了,但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可笑。毛不易听到耳机里很久都没有声音了,试探道:“轩轩?你在吗?”钟易轩回过了神,故作轻松的回道:“在啊,继续玩游戏吧。”“嗯”

11.
从那天以后,钟易轩突然对毛不易忽冷忽热了,开直播也不会邀请毛不易了。毛不易邀他也是找借口糊弄过去了,连满屏“巨胖cp”的弹幕也装作没看见了。毛不易也私聊问过他,钟易轩想了很久,回道:“没事啊,就是要考试了,不常玩游戏了。”钟易轩恨他的矫情和懦弱。无数个晚上,他都想向毛不易要一张他的照片,然后调侃他长得怎么这么胖。但是,如果他拒绝了呢?要埋怨他吗?还是怎样圆过去?钟易轩没想好。
正青春的岁月,却用来胡思乱想了。
钟易轩突然对这句话有了极深的理解。

12.
那,就这样耗下去吧。钟易轩这样想着,但他又怕,如果毛不易后来不来找他了,他们是不是就这样散了?
钟易轩思前想后,终于还是用了最简单的方法—抛硬币,正面向上就这样耗着,反面向上就主动去找毛不易。钟易轩将硬币抛向空中,硬币稳稳的躺在他的手上…


然后我就要分开写啦,be和he都会写的,征集一下,大家想先看哪个呢?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