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谁 (下)

emmm 100粉点梗
有点跟上文接不上也写崩了
假设他们住在小海子吧
先说一声抱歉

廖俊涛盯着毛不易和钟易轩,问道:“那你们有什么办法?”
钟易轩气馁的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啊,所以来找你的。我好怕这个大胖子把我完美的形象全部打破啊。”
毛不易拍了拍钟易轩的臀部,揶揄道:“小恶魔,恐怕是你先把我的形象打破了吧,谁见过我这么光明正大的抠鼻子的?”
钟易轩反驳道:“我啊,我经常看到的。”
廖俊涛伸出手,做出停的手势,无可奈何的说道:“你们确定是来找我帮忙的?而不是来秀恩爱的?好了,今天下午你们就别出去了,待会儿去吃饭的时候请装出你们没有换身体的样子,不然解释起来很麻烦的。”
钟易轩点了点头,随即又哀怨的说道:“那就没有人给我剥虾了,可我好想吃啊。”
毛不易揉了揉钟易轩的头,宠溺的说道:“我给你剥虾不就好了吗?”
廖俊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他们如果看见钟易轩给毛不易剥虾,会怀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所以,请克制,还有,钟易轩。你现在用的是毛不易的身体,请装出一副比较老成的架势好吗,那个,毛不易,委屈你了,你可能要稍微活泼那么一点。”
钟易轩一听,气鼓鼓地说道:“嘿,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委屈嘛,我更委屈好吗?”
毛不易搂了搂钟易轩的腰,不知道是钟易轩的手短还是毛不易的腰粗,搂起来就是很别捏。
“好好好,你最委屈了,你最委屈了。”自己家的祖宗还是得自己哄啊。
这时,有人来敲门了,廖俊涛爬去开门,一开门,发现陈萝莉面无表情的说道:“吃饭了,下去吧。”
廖俊涛笑嘻嘻的点了点头。关上门,“你们别给我露馅了,先撑过现在,晚上大不了去外面吃。”钟易轩和毛不易点了点头。
于是,餐桌上就有了那么一番奇怪的景象,钟易轩自己在那里剥虾,毛不易时不时的瞥几眼,可怜巴巴的咬着碗里没骨头的肉,廖俊涛在那边猛的咳嗽,咳出肺的那种。旁边的人看到,想着:这三个人不会是疯了吧。钟易轩竟然开始剥虾了,毛不易干嘛这么可怜的样子,廖俊涛咳成这样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这顿愉快的中午饭终于结束了,钟易轩和毛不易以百米赛跑的速度逃回了宿舍,廖俊涛却被其他人拦下来。
周震南忧心忡忡的问道:“涛涛,他俩是不是吵架了?”
廖俊涛愣了愣,“哈?没有啊。”
“那为什么这两个人今天这么反常?”马伯骞在旁边疑惑道。
“哦,那可能真的吵架了吧,他们俩不也经常吵吗,过几天就好了,不用担心不用担心。”廖俊涛敷衍的说道。然后乘着他们疑惑的期间,溜了溜了。
廖俊涛啪的一下关上了门,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还好还好,还算是蒙混过关了。正想去床上躺一会儿的他被两个巨大的身躯吓到了。
“诶哟妈呀,您俩在这干哈呢?”
“嘘,我们在网上看怎么样能换魂。”钟易轩头也不抬的说道。
“嗯,然后呢,找到什么有效的方法了吗?”廖俊涛装作很严肃的样子。
“没有,这都是什么鬼啊,哇,一个个的幸灾乐祸。”钟易轩颓废的放下手机。
“那毛不易,你干嘛呢?”廖俊涛见毛不易还没放下手机,一会儿问道。
“我?我在看天佑哥直播。”
“好啊你,毛不易,你真的是。我在认认真真找诶,你干嘛呢?哼,我不理你了。”钟易轩摆出生气的样子,哄不好的那种。毛不易只好放下手机,专心哄钟易轩。廖俊涛看着这一幕,想笑,不知道的,还以为钟易轩在哄毛不易,太搞笑了吧。
终于,撑到了晚上,廖俊涛以毛不易胃口不太好,我们去外面给他找点吃的破理由成功逃了出来,他们去了一家火锅店。结果廖俊涛全程看着“钟易轩”在给“毛不易”挑菜吃,“毛不易”还吃得心安理得。廖俊涛偷偷的拿出手机,拍下这难得的一幕,收入记忆的扉页。
夜晚,毛不易照常钻进钟易轩的被窝,钟易轩却反抗起来,嘴里哼哼唧唧的说道:“你走开,我不想看见一个跟我相似的人在我旁边。很吓人的。”毛不易摸了摸鼻子,“那我也没办法啊。”“所以你就自己睡去,如果你敢不照做,以后别想过来了。”
毛不易只好灰溜溜的钻回自己的被窝。
“毛困难,如果我们明天还换不过来怎么办?”
“那就只能让廖俊涛在帮我们打一次掩护了。”


廖俊涛:我心里苦但是我不说



至于到底有没有换回来,留个悬念。


@两块奶糖 抱歉,写的不是很好,可能有点毁了您的梗。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