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再见,再见(跟正文无关)小标题—来自廖俊涛的控诉

再见,再见(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就是这么高贵)
我不管,第一人称是廖绿绿
勿上升蒸煮,还有剧情不是真的。

自从中秋以来,我觉得我头上的绿帽子越来越多了。
本来我以为毛不易来找我一起过生日能挽回一下我威严的父亲形象。
结果呢?不存在的。
哇,毛不易和钟易轩你们真的是,你们是忘了还有一个孤寡老人我在等你们吗???
中秋那天的月亮真的是又圆又亮啊,跟我发出来的电灯泡光都一样了呢。
每每想起那时,我的两行清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中秋那天,毛不易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我,去找他的小对象钟易轩去了,陪你过生日的人是友情,陪你过中秋的人,要么是爱情要么是亲情。emm,容我分析一下,我觉得他们俩是奸情。背着我光明正大的幽会也是够高贵了。
毛不易对这次去湘潭的旅行明显过于兴奋和紧张。你买那么多东西干吗?你是送粉丝还是见家长?毛不易看了我一眼,真的,就一眼,还那种特别不屑的眼神,“见家长要有诚意,你怎么不知道?哦,对不起,你好像没有理由去见家长。”我哔—,毛怼怼,呵呵呵呵。即使这样,我还是面带微笑的回道:“那您买这么多,您那瘦弱的身躯拎得下吗?您跟我逛街可是连3袋东西都拿不下的呢。您这都5,6袋了吧。”毛不易瞥了我一眼,冷漠,没错,冷漠的说道:“那是因为我不想拎。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对待方式。”我…滚,毛不易你滚吧,不但秀恩爱还怼我。走吧走吧快走吧。

终于,毛不易去往了机场,我正打算跟钟易轩视频聊天一会儿,但是钟易轩拒绝了,他在微信里跟我说道:“我已经在机场了,没空。”我…毛不易都还没飞过去呢,您这么早去干哈?就这么焦急的想见他?我输了,我妥协,您俩过吧。什么一家三口,假的假的,谁懂我的痛。

毛不易到达机场了呢,他俩见面了呢,他俩…牵手泳抱了呢。哦,钟易轩真的是好撩呢,啧啧啧,好多人站胖巨呢。我看着巨胖cp的超话感慨道。别问我为什么要看,因为我想看看有多少人跟我一样被他们塞狗粮塞死了。我抑制住我想砸手机的冲动,等着晚上跟他们视频聊天。

晚上,我在我们的微信群里邀请他们视频聊天。毛不易和钟易轩一起用一个账户呢,还在一起呢,不过轩轩好像在学习,所以就只有毛毛接了邀请。
我问到:“毛毛,你今天住哪儿?”
毛毛回道:“住钟易轩家。”
“钟易轩家还有空床吗?”
“没有,我跟钟易轩一起睡。”
“emm,隔音好吗?”
“挺好的。”
“你让我跟钟易轩说几句话。”
“轩轩,涛涛找你。”
“哦,好。”钟易轩放下笔,拿起手机,问到:“怎么了涛涛,有事吗?”
我严肃的说道:“轩轩,祝你喉咙不会哑,祝你身体不会不舒服,祝你且行且珍惜。就这样,我相信你。不过,祝你能抵抗住诱惑。”
“哈?什么意思?”钟易轩明显还是懵的。但,旁边的毛毛却听懂了,他一把抢过手机,笑眯眯的对我说道:“谢谢关心,您老先睡吧。就这样,挂了。”
我放下了手机,看着皎洁的月光,希望钟易轩能懂吧。
ending
















你怎么知道这是套路












好吧










钟易轩明显还在疑惑廖俊涛刚刚的祝福,毛不易贴了过来,对着钟易轩的耳边说道:“轩轩,不早了,睡吧。”
钟易轩被耳边突如其来的热风吓到了,颤了颤身子,随后点了点头,准备关灯,“那好,毛困难晚安。”
“啪”灯关了,钟易轩正准备入睡,毛不易的手却开始不安分了,一会儿摸摸臀部,一会儿捏捏肚子,钟易轩感觉全身痒痒的,一把拍掉毛不易的手,不耐烦的说道:“毛困难,我要睡觉!”
毛不易抱住了钟易轩,在黑暗中寻找着钟易轩的嘴,后温柔的吻了上去。
“我的中秋礼物还没送。”
唇齿交缠,攻掠城池,一夜缠绵。

其实,这篇本来是写给丸子大大的,@廖丸子 祝她膨胀快乐。(不要问这是什么鬼理由),结果写着写着写崩了,哦,不对,就没有好过,不对,咸鱼琴还是祝丸子大大每天开心,会有很多新的作品给我们看。感恩~


评论(1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