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中秋贺文 小甜饼 3对cp

才旺罗布视角

大家好,我是才旺罗布,大家都叫我萝卜。我来自西藏,不擅于和有家室的人交际,所以整个小海子宿舍我最亲的也就只有吕泽洲了。
今天呢,吕泽洲回来了,我在房间里练歌,所以没有时间去欢迎他。当我要睡觉的时候,有人敲我的门,我打开来,发现吕泽洲正站在我的门口,一见我就开始哭,边哭边说道:“萝卜萝卜,他们都不是人,欺负我一个人,我今天跟你睡!”我安慰着他,问他为什么。从他断断续续的控诉中,我了解的事情的大概。

早上,口口回到了小海子。三组cp在客厅迎接他,客厅墙中央一个巨大的横幅写道:欢迎红娘口口回小海子。听到这,我笑了笑,明明是月老好吗?一牵一个准。
后来,他们一起吃中饭,为了欢迎口口回来,他们买了蛋糕,鸡翅,披萨等。结果,口口光吃狗粮就吃饱了。
签证在那边互相抹奶油。天子那边为了一个鸡翅绕着整个客厅跑。明明桌上还有很多鸡翅的说。巨胖就显得比较和谐,只是钟易轩一直在那边吃,毛不易一直在给他加菜和给他喂饮料。怎么喂?用嘴呗。口口狠狠的咬了咬牙,想着:我要冷静要高贵优雅,一脚踢翻狗粮,我看不见我听不见。
吃了一顿非常和谐的中饭后,吕泽洲去各个房间串门。然后呢,他又看见周震南在马伯骞的房间里看电视,马伯骞在给他削水果。马忠犬,名副其实。天子在一起玩王者。口口本来想加入的,结果他听到孟子坤说:“天宇,你跟着我就行,人头buff都给你,你死了我给你报仇。”口口心中一万匹草泥马跑过。
口口抑制着要爆脏话的想法,想去找宿管阿姨毛不易开导开导。结果,呵呵呵呵呵,毛不易怀里窝着钟易轩,钟易轩抱着薯片,还特别幼稚的玩那种我就不给你吃我就不给你吃的游戏。口口绝望了,他没有嫉妒他没有嫉妒他没有嫉妒,他只是很欣喜欣喜欣喜!
口口孤单的逛了一圈小海子,签证天子巨胖都说要不来我们这儿坐坐。口口微笑着拒接。去你们那儿,吃狗粮吗?我已经饱了!口口怨恨的想道。
后来,口口发现他没有地方睡觉,就无奈的选择了跟我一起睡。但我还是拒绝了他,因为我也是有家室的。我要跟我的妻子视频聊天。
最后,吕泽洲一个人孤独的离去了,不知道去了哪儿,但又有谁在意呢?

评论(20)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