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琴

强装快乐也总比不快乐好

觉醒东方Awaken-F出道100天成就达成!
觉醒东方,一起发光!
以后的路,也一起走吧!

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腹黑总裁攻和好奇心十足的炸毛momo受
感觉很带感的样子
我可能是魔鬼本鬼了

七夕快乐
带着我家的小可爱@一大堆作业 来秀恩爱了(?)
总有一天要分手的🌚

哇,虚伪这个攻音屠皇为什么脸这么萌啊噗啊哈哈哈

觉醒剧毒男孩

红豆体
觉醒五子
链接放评论
点进去是微博
然后点最近的一条
老福特针对我
红豆体放不了
有不有趣不知道
反正我先顶锅跑

往后余生

往后余生
渣文笔 ooc预警
be预警
青梅竹马设定
架空
子墨是单亲家庭
一篇完
推荐bgm:往后余生

靖佩瑶自出生起就随着父母住到了江苏省的一个小巷里,那座小巷里有一个很大的寺庙,在整个中国都很有名,香火不断。于是小巷里便有了多家以佛像为主佛物为辅的小店,无数的佛教信仰者搬进了小巷里,因此小巷里常年弥漫着檀香。与其他孩子的童年不同,靖佩瑶的童年玩具不是小汽车,也不是什么变形金刚,而是小店老板们送给他的佛珠手链,项链等等,几乎每个孩子都会找一个地方当作是自己的秘密基地,或是野草堆,或是小店旁,而靖佩瑶的秘密基地却是在寺庙后院的一个小谭边。也正是因为受佛教潜移默化的熏陶,靖佩瑶的性子也变得佛了起来,不争不抢,不哭不闹,沉默寡言,活像一个小大人。
靖佩瑶七岁那年,居住在他家旁边的老人被女儿接走,过了几天,新邻居便搬了进来。靖佩瑶的母亲本着邻里之间和谐共处,带着靖佩瑶登门拜访。走到邻居门前,发现在客厅里,一个跟靖佩瑶差不多年龄的小男孩正费力的拖着一个收纳箱往卧室走去,靖佩瑶的母亲正要上去帮忙,那个小男孩却像有所察觉似的抬起头,往靖佩瑶母亲那看,看到有人站在门外,小男孩开口问道:“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与靖佩瑶略低沉的声音不同,那个小男孩的声音是轻快且充满奶味的,甜腻的像草莓冰淇淋似的。
靖佩瑶不由得愣了愣。靖佩瑶母亲和善的笑了笑,开口道:“我们是你的邻居,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的父母在哪里呀?”
男孩转了转眼珠,好像在思考她说的话的可信度,又好像只是单纯的在想待会儿吃什么味道的糖。过了一会儿,男孩开口道:“阿姨好,我叫秦子墨,今年七岁,我的母亲在里面收拾东西呢。对了阿姨,你身后的小男孩是您的儿子吗?”秦子墨说完,对靖佩瑶眨了眨眼睛,见靖佩瑶没有什么反应,便委屈的扁了扁嘴。
靖佩瑶母亲转过身,将靖佩瑶推到身前,对秦子墨说:“是的,他叫靖佩瑶,年龄跟你一样大。”秦子墨走上前去,盯着靖佩瑶的大眼睛,又好奇的问道:“我是四月份生的,你是几月份生的呀?”
“2月”靖佩瑶躲开了秦子墨的像小兔子一样的眼神,回答道。
“诶?比我大诶。那我可以叫你瑶哥吗?”秦子墨没有被靖佩瑶高冷的性格吓到,眯着眼睛的笑了。
靖佩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第二天早晨,秦子墨敲响了靖佩瑶家的房门,对来开门的靖佩瑶说道:“瑶哥早上好啊,我新来这,你能不能带我走走啊,拜托拜托。”说完便双手合十,用一双水漉漉的眼睛看着靖佩瑶。靖佩瑶看着秦子墨的眼睛,不由得呆住了,他不禁想起以前家里养过的一只小兔子,也是这么无害的眼神,只可惜最后小兔子在一天夜里不见了。
“瑶哥?”秦子墨见靖佩瑶没有反应,又出声问道。
靖佩瑶回过了神,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我带你走走。”
“诶?那就谢谢瑶哥了!”说完,秦子墨便拉起靖佩瑶的手往前走去。
他们一起走到了寺庙,看着庙正中的佛像,秦子墨好奇的问道:“瑶哥,这佛像是哪位佛的?”
靖佩瑶转了转贴身携带的佛珠,说道:“是作明佛母。”
“那她掌管的是什么呀?”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什么嘛。”秦子墨小声嘟囔道。
“瑶哥,这里就没有什么小店吗?”
“有,你想买佛珠?”
“诶呀不是,我说的是那种卖零食的店!”
“小巷出去向右转。”
“谢谢瑶哥!那走吧!”秦子墨蹦蹦跳跳的向小巷出口走去。
合着他只想了解零食店在哪里,靖佩瑶笑着摇了摇头,对佛像鞠了个躬后便站在原地,思考自己要不要追上去。
前方的秦子墨见靖佩瑶没跟上来,又折回去,拉着站在原地的靖佩瑶的手往前走去,嘴里念念有词:“诶呀瑶哥,你怎么不跟上呢,你这样很容易走丢的呀。”
靖佩瑶望着秦子墨的后脑勺,又看向了拉住自己的那只小手,不由得捏了一下,软软的。
在靖佩瑶七岁那年,有一个叫秦子墨的男孩,猝不及防地闯进了靖佩瑶的世界。
靖佩瑶和秦子墨一起上小学,很幸运的被分在了一个班,于是便一起走回家。有时秦子墨的母亲加班,秦子墨便拿着书包去靖佩瑶家蹭饭,吃完了饭也不急着走,走进靖佩瑶的房间便开始和靖佩瑶一起写作业,不会的一起讨论。秦子墨很会讲歪道理,于是靖佩瑶有时也会不知不觉的被带进去。明明做对的题目却因为听信秦子墨的谗言而改成了错误答案。只可惜秦子墨并不知道,改后秦子墨还总得意洋洋的说道:瑶哥你看吧,信我肯定没错的!”靖佩瑶也只是捏了捏秦子墨的脸,宠溺的笑了笑。然而第二天老师讲题目的时候总是会看向秦子墨和靖佩瑶。这时,秦子墨总会对坐在远处的靖佩瑶眨了眨眼睛,扁了一下嘴。靖佩瑶也总会报以一个温柔的笑容。次数多了,再加上老师那也有学生的家庭住址,也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念在靖佩瑶和秦子墨的成绩在全年级也算翘楚,便也没和家长反映,只是将他们俩叫到办公室告诫他们不要再犯。可惜效果不明显。
读完小学,两人便一起升入离家较近的初中,一个被分到了在二楼的6班,一个则被分到了在一楼的2班。不仅没在一个班,还成了上下楼。虽然还是一起走回家,但几乎读书日的白天根本见不到一次。更可悲的是,秦子墨班有一个恶魔老师,星期二和星期四的最后一节课是他的,这两天的放学时间活生生的比另外班晚放20分钟。于是秦子墨叫靖佩瑶这两天里不用等他了,靖佩瑶没答应,揉了揉秦子墨的头,指了指学校旁边的全时。“没事,我就在那儿等你,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别把我说的像一个小孩子好不好,我都上初一了诶!”秦子墨气呼呼的反驳道。
“好好好,你是个大孩子了,那是我不放心我自己,要子墨陪同自己一起回家,这样好不好?”靖佩瑶微微勾起了嘴角。
“这样还差不多。”秦子墨满意的点了点头,笑了。
就这样安稳的度过了三年。靖佩瑶和秦子墨一同报送进了一所同一所没有住宿制度的高中。虽然还是没有分到同一个班,但也还是一起回家。
当高二时候,靖佩瑶和秦子墨的抽屉里便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很多封情书和小礼物,靖佩瑶总会归还给人家,并委婉地拒绝了她。虽然秦子墨和靖佩瑶一样归还给了别人,但看着抽屉里的巧克力和零食,秦子墨还是不由得心疼。
在某个放学后,靖佩瑶去秦子墨的教室,发现空旷的教室里只有秦子墨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抱着一盒巧克力。靖佩瑶走上前去,点了点秦子墨的额头,坐到秦子墨的前面位子上。
“子墨,想什么呢?”靖佩瑶经历了变声期后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也更加的动人心弦。
“瑶哥你来了啊,我正和这盒巧克力做最后的道别。”秦子墨经历了变声期后的声音却没有多大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奶气,又可能加了几分清爽的少年气息。
“小迷妹送你的?”
“是啊,肯定得交给人家啊,”秦子墨耸了耸肩,又摸了摸巧克力的外盒,“可是是真的特别喜欢这款巧克力啊。”
“那你跟它认真的道个别吧,然后明天把它还给人家。”靖佩瑶默默的记下了巧克力的品牌和外形,对秦子墨说道。
过了两三分钟后,秦子墨将巧克力塞进抽屉,拿起挂在椅子上的书包,拍了拍靖佩瑶的肩。
“走了瑶哥,回家。”
两三天后,秦子墨在抽屉里有一次发现了这款巧克力,上面附有一个便签:
子墨,念在你这次考得不错,给你买了这个巧克力,但可别多吃了,会长蛀牙的。
—你的瑶哥
什么我的,我这是被瑶哥撩了吗?秦子墨脸红的想道。
高考的前一个星期六,靖佩瑶将秦子墨叫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看着从远处急匆匆的跑来的秦子墨,靖佩瑶勾了勾唇,没想到,他们俩都一起走过差不多十二年了。
“呼…呼,瑶哥,你…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秦子墨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因为太硬了,导致屁股有点疼,秦子墨不禁龇了龇牙。
“你先缓缓,我又不走,干嘛这么着急。”靖佩瑶轻缓的拍了拍秦子墨的后背。
“还不是怕瑶哥你等急了吗!好了,说吧,什么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告诉你,高考后在校门口等我,我有话对你说。”
“诶?就这事?我们不是要一起回家吗?等你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秦子墨疑惑地歪了歪头。见靖佩瑶点了点头,装出生气的样子对他说:“那你叫我来不是浪费我时间吗?要高考了诶!作为补偿,明天请我吃冰淇淋!”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
高考很快就结束了,在高考结束的那一天,靖佩瑶再一次将秦子墨带到了秘密基地。
“子墨,你还记得七岁那年,你问我作明佛母是掌管什么的吗?”
“记得啊,你那时候还不告诉我呢。”
“那我现在告诉你,作明佛母是掌管姻缘的。所以我今天把你带到寺庙来,是想对你说。在七岁那年,你敲开我家门的一刹那,你把我的心也敲开了。”
“瑶哥,你这是在表白吗?可是别人表白都是玫瑰什么的,为什么你就特立独行一点呢?”
“我…”
“算了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也不计较了。那么靖佩瑶先生,从现在起,你就是秦子墨的男朋友了!恭喜啊!”
“噗”靖佩瑶被秦子墨的耍宝逗笑了,走上去搂住了秦子墨的腰,靠近秦子墨的耳垂轻声道:“同喜啊,靖佩瑶的男朋友。”
在那个秘密基地里,他们交换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吻,是青涩但又甜蜜的。
秦子墨因为想着方便回家看望母亲,便填了一个离家不算远的传媒大学,靖佩瑶则选择了离秦子墨大学不远的音乐学院。他们一起在外面租了个房子。小日子过得也算甜蜜。但出柜的事都没和家里说过,总归心里有些担忧。
在大三的某个假期里,靖佩瑶和秦子墨选择回家看下父母,到家时已经是夜晚,秦子墨望了望四周,见没人便在靖佩瑶的嘴边落下一吻,没等靖佩瑶反应过来,便急忙跑回家里。打开门一看发现母亲正盯着窗外,秦子墨心想,完蛋。
“子墨,你和靖佩瑶…”秦母不确定的问道。
秦子墨不敢回话,只是沉默的站在原地。
第二天,秦子墨和靖佩瑶一起出去玩,因为是早就约定好的,也没有办法推脱。只是一天中秦子墨都显得兴致不高,明显藏着心事。就这么噩噩浑浑的过了一天,终于走回了小巷里,想着赶紧逃的秦子墨却被靖佩瑶叫住了。
“子墨,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没跟我说?”
“我…没有啊。”
“昨天晚上,你进门的时候我听到了伯母的声音了,她…知道了吧。”
“嗯…”
“所以,她不同意吗?”
“她…说不上不同意,只是…抱着我爸的墓碑哭了一晚,还说着对不起什么的。”秦子墨说道这,便不自觉的流下泪来。
“诶…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靖佩瑶将秦子墨拥入怀中。
“不怪你,当时要不是我吻了你一下,就不会…”
“可是子墨,伯母总会知道的。是我太自私了,把你拴在我身边太久了。”
“不是的瑶哥,你等一段时间,我母亲肯定可以同意的。”
“子墨,别闹了,你母亲孤身一人把你拉扯大,她的愿望就是要你传宗接代。我…我不能…”
“靖佩瑶,那你以前怎么不说呢?你现在就想这样就把我甩了?”秦子墨愤怒的喊道。
“子墨…你大一母亲节对伯母说过什么你应该还记得吧。”靖佩瑶安抚地揉了揉秦子墨的后颈。
“我…我说我要先爱母亲,再爱他人。”
“所以,你得…尽管…我…”
“好了,瑶哥,”秦子墨从靖佩瑶的怀里挣脱出来,擦了擦眼泪,“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瑶哥,我爱你。”
“我也爱你,子墨。”

在靖佩瑶21岁那年,有一个叫秦子墨的男孩不出意料的离开了靖佩瑶的世界。

往后余生,皆是你但也没有你。


终究还是对瑶墨动手了

我写了个什么出来,我的脑洞不是这样的啊啊啊。果然文笔是内伤,为什么be的这么尴尬啊啊啊。

总之,感谢阅读。

有意向包养一个总裁吗(一)

总裁灵和模特洋
ooc归我
傻白甜预警
渣文笔预警

灵超望了望会议桌前说的都快要口吐白沫的小职员,撇了撇旁边的电脑上显示着还剩于200多张ppt,思索了一下能从这间会议室逃出去的可能性。若是脸皮厚的人,倒是可以试试,最好能编出点冠冕堂皇的理由,这样就能大摇大摆的走出会议室。但是灵超脸皮薄,还编不出什么理由,所以能逃出的可能性根本为零。灵超越想越愁,两条眉毛皱的像倒立的富士山。会议桌前的小职员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看见灵超皱着眉头,便问道:“灵总裁,我提的档案里是否有什么地方不好吗?您尽管提,我一定改!”
众人:马屁精,孤立你!
灵超:神马!你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啊!
灵超咳了一下,神色温和地说道:“没事,每个提案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你的提案确实有些小问题,但是不影响你继续讲下去,你继续讲吧,会后来我办公室一趟,我帮你改改就行。(若你不想被辞退就别来)”
小职员崇拜的点了点头,用比刚才还激动十倍的声音讲了下去。灵超看了看小职员脖子上挂的职员证,在心里默默的给琅清这个小职员记上了一笔。
会后,灵超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对远在三亚度假的父母吐槽了百八十遍后,才慢悠悠的站起来,往办公室里走去。
灵超的办公室装修偏中式,红木书柜,书桌,导致浅色的真皮沙发在办公室里显得格格不入。记得灵超第一次进入办公室,对红木沙发狠狠的鄙夷了一下。“不是吧,就算我正值芳华,在红木沙发上坐久了,我的屁股是不要了吗?”灵超想了想,当机立断的订购了真皮沙发,并想着把这红木沙发卖了来换点钱买糖吃。
灵超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叹了口气,幽怨的说道:“天杀的,为什么我的父母就可以世界环游,而他们的宝贝儿子我就要在办公室里荒废时间?还美其名曰让我历练,我大学读的是摄影啊,又不是公司管理!他们就不怕我把这个公司弄破产吗!啊,不对,这是我家公司,弄破产了我怎么办。算了算了,不气不气,不就是个服装公司吗,我还就不信我搞不定了!”
灵超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正准备往嘴里塞的时候,敲门声响了,吓得灵超一失手,棒棒糖直线落地,碎成了渣渣,连带着灵超的心也碎了。灵超表示,不管是谁进来,我都要让他为我的棒棒糖偿命!
“进来吧。”灵超咬牙切齿的说道。进来的是刚才那个叫琅清的人,他拿着刚刚的那份提案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对着灵超说道:“灵总裁,您看看,我这提案还有哪些不足?”灵超点了点头,对琅清说道:“放那儿吧,我待会儿看。”琅清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灵总裁。”说完,便往门口走去。灵超叹了口气,对刚才的棒棒糖哀悼了几秒,便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棒棒糖。
“啊,对了,灵总裁,您桌上有份提案、挺急的,同事让我提醒您签一下名。”灵超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导致手一抖,使棒棒糖狠狠的嗑到了抽屉,又碎了。灵超不气,灵超只是有点惋惜,不行,灵超说服不了自己,灵超很气,气到想把这个人开除,但一想到父亲回来发现自己无缘无故开除了一个人,那就不是没收几包糖那么简单了,灵超表示他很忧伤。
灵超暗暗的给琅清记上了狠狠的两笔,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提案,“服装代言人”几个大字映入眼帘。灵超挑了挑眉,一边签下自己的大字,一边想着代言人应该挺帅的吧,作为颜狗应该可以利用职权多看几眼吧。
服装代言人的活动马上被提上了日程,拍摄工作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天,灵超觉得作为总裁的他应该去视察一下(更多是为了看一下代言人),便驱车赶往摄影现场。赶到时正值休息时间,灵超对站在旁边的员工打了声招呼,并询问了一下代言人的位置。员工指了指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木子洋,对灵超说:“灵总裁,就是那个人。”灵超望了望代言人,心中闪过四个字:卧槽好帅



看到即是缘
等我写完再加tag吧
哦吼,我琴汉三又回来祸害人间了。

秦子墨和陈立农两人治好了我多年的cp洁癖╭(°A°`)╮

重新看了一遍nine percent的快乐大本营
发现在砸锅的第二回合吧
justin答对了
然后子异帮昕昕挡锅,坤坤帮娜姐挡锅,正廷帮涛涛挡锅
这都挺正常的吧
但是农农啊
你帮长靖挡锅是什么意思
你让独自挨锅的小鬼怎么想
尽管后来丞丞“安慰”了小鬼

掉粉速度慢的我以为我买了一堆僵尸粉。
是我的小可爱们都没有看到我的声明吗??
我可能是第一个捞我的退圈声明的人了吧
但主要是我是真的不写巨胖了啦
小可爱们好像都是从巨胖圈认识我的诶
所以在关注里面加一个路人的我让我感觉很不好意思的
所以
我就再说一遍吧
我真的不写巨胖了,如果是因为巨胖而关注我的小可爱们可以取关了
(你们不取关,让我良心难安啊😂)